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>原始的爱斯基摩人:为了拍摄这部纪录片,献出了自己一家的生命冷

原始的爱斯基摩人:为了拍摄这部纪录片,献出了自己一家的生命冷

作者: admin 来源: 网络文章 时间: 2021-11-19

原标题:原始的爱斯基摩人:为了拍摄这部纪录片,献出了自己一家的生命

这是一部拍摄于一百年前的纪录片,开创了人类学社会影像的先河。故事发生在加拿大的北极圈内,展现了当地因纽特人首领——纳努克一家人的日常生活。

为了在这严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,狩猎就是他们最主要的工作,而吃生肉的因纽特人每天都过着“刀口舔血”的日子。没有人生来强大,他们耐寒的体制、高超的狩猎本领都是从小培养和习得, 就像雏鹰在学会翱翔天际之前,都要忍受折翼之苦,但纳努克在严厉之余,对自己的孩子也充满了关爱。他会用雪做一只可爱的北极熊,会在训练之后捂热儿子冻僵的小手。

1920年的这个夏天,纳努克一家又开始为食物而奔波了,这次他们要顺流南下。除了我们熟知的雪橇,因纽特人的常用出行工具就是这种小皮艇,船体由木头搭建而成,再裹以结实防水的海豹皮,就是这纤长狭窄的船身不仅可以容纳一家子人,还能在冰川间来去自如。而遇到集体出行的日子,他们就会以同样的方式做出更大的独木舟,船上晾晒的靴子也是海豹皮做的,它们时常硬得像块石头,穿之前都要用牙和唾液进行软化,因此妇女的牙齿一般都会早早地脱落。

纳努克的一生都依附于这片冰原,他是这里最厉害的猎手,很快便找到了鲑鱼聚集的水域。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因纽特人没有多余的诱饵,纳努克学会了用象牙做鱼饵,一手拎着假鱼饵,一手举着鱼叉,就这样一躺也许就是几个小时。

纳努克今天运气不错,接连叉上来几条大的,为了减轻猎物的痛苦,因纽特人都会当场将其快速YS

(咬死)

。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,唯有相互扶持才能走得更远,纳努克满载而归的路上,还让其他兄弟搭了个便船。

因纽特人的团结,在捕猎海象海豹这类大型动物的时候,更是体现得淋漓精致。常年跟动物打交道的纳努克,已经十分熟悉海象的习性,他会在远处模仿落单的海象,并学着它们的声音和动作慢慢向集体靠近。当然,在岸边熟睡的海象们也不傻,它们往往会留一只起来放哨,但纳努克的演技足以以假乱真。等到距离差不多时,他伺机而动,举起鱼叉掷了出去,后面的伙伴一拥而上,一头两吨左右的海象就在劫难逃。尽管海象被因纽特人称为北方的老虎,但在岸上的它们就像鱼儿没了水一样,是扑棱不起来的。

一场力量悬殊的拉锯战开始了,海象想要重回家园,猎人需要救命的食物,这就是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。不知道僵持了多久,也许是失血过多,海象渐渐失去了挣扎的力气,最终被海浪推向了岸边。

猎人们都饿了好几天了,他们兴奋地抄起家伙就大快朵颐起来。对于大多数人类而言,生肉是难以下咽的,但却是极地地区补充维生素的唯一来源,而这也是很多科考探险队员患上坏血病的原因。

捕猎海象用的倒钩叉同样适用于海豹,只不过到了冬季,海面冰封,海豹只能从冰下获取,难度更大。海豹是靠肺呼吸的哺乳动物,必须经常浮到海面换气,由下而上凿出的呼吸孔是它们生命的来源,也是猎人生存的希望。因纽特人会分散蹲守在不同的呼吸孔处,这样即使海豹能在一个呼吸孔逃脱,也难逃另一个呼吸孔,因为它们每吸一次气,只能在水下停留7至9分钟,最多不超过20分钟,否则就会窒息而死。

海豹的力量虽远不及海象,但仅凭纳努克一个人还是难以将其制服的,这时候,他就会给远处的同伴发出信号,大家一呼百应,齐心协力将猎物拖上来共同饱餐一顿。

纳努克对呼吸孔的敏锐度是一般人达不到的,百米开外的地方,他都能洞察得一清二楚。此刻大阳线,他已经发现了猎物的藏身之所,然而正在冬眠的猎物对步步紧逼的危险毫无察觉。

纳努克迅速将洞口挖开,一头钻了进去。

不一会儿,这只还不明所以的北极狐就被拎了出来,一点儿挣扎的迹象都没有,看样子还没睡醒。等它反应过来时,已经被牢牢地绑在了雪橇车上,它像个受惊的少女,拒绝任何人的靠近,尽管天真无邪的小孩子想要和它玩耍,小狐狸也只是一个劲儿地驱赶,发出无力的威胁。然而,它的生命终是结束在了这个冬天。

几件熊皮鹿皮做的长袍、一个石头水壶和石头灯就是纳努克一家全部的不动产。但狐狸毛到哪里都是金贵的,尤其在这纯净自然的环境下得到的,攒够了数量,因纽特人每年都会划着船去和白人交易,用狐皮和熊皮换取他们的刀具、珠子和糖果。

白人向他们展示自己的留声机,并告诉他们其中的原理,纳努克觉得很是新奇,高兴地哈哈大笑。

不过,有心之人提出质疑,那时候的因纽特人其实早已进入了半现代化,留声机对他们而言不再是新鲜事物,这一情节属于搬演。不仅如此,当时的因纽特人已经学会枪支狩猎了,为了还原他们古老的生存方式,导演也有意避开了这一点。其中,纳努克一家从雪屋中醒来的画面也让人诟病,按理纳努克搭建的雪屋根本不够摄影的位置,为了展现他们起床的日常,导演直接切掉了一半的雪屋。另一种说法是,导演让纳努克只建造了一半的雪屋进行摆拍。

而不论出于哪一种解释,都让人有一种强烈的感受——导演打扰了他们的生活。事实上,这一跟拍行为不仅仅只是打扰,最后竟导致了纳努克一家人的团灭。因为参与拍摄,纳努克疏于正常的捕猎活动,没有攒够食物,在导演走后的那个冬天全家都饿死了。

逝者已矣,真相究竟为何,已无从争辩,但纳努克给世人留下的这段珍贵的影像,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淡忘,作为人类社会影史里程碑之作的主人公,纳努克在

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,所表现出的刚毅、坚韧和永不妥协的精神被人永远铭记。

相关推荐

1、月下独酌(李白) 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 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 月既广西机械高级技工学校不解饮,影徒随我身。 暂伴月将影,行乐须及春。 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。 醒时同交欢,醉后各分散。 永结无情游,... [阅读全文]

1、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 2、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。 3、桃花潭水深广西机械高级技工学校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 4、不独有声流出此,广西机械高级技工学校会归沧海助波澜。 广西机械高级技工学校5、泉眼无声惜细流,树阴照水爱晴柔。 ... [阅读全文]